我的外公:退休后千里千寻 参与撰写《王氏史志》
华附家史计划 1594 0
2016.10.24 11:41:45


受访者:王晓峰,生于1943年8月,1963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从事教育工作40余年,现为退休中学高级教师。

           1998年开始搜集王氏秀云公宗支世系的资料并参与撰写《王氏史志》。


采访者:唐子航  华南师大附中国际部准高二学生

采访时间:2016年6月18日


我的外公王晓峰是一名已逾古稀之龄的退休教师。我平时和他相距很远,只是一年才能见上一两面,至于他背后那些故事,更是无从说起。

b0974ec.jpg


外公对于他的过去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亲身经历了大跃进、大炼钢铁、虚报产量……各种离奇的社会“活动”和历史。为了让我能更了解他当时所处的环境,他老人家曾亲笔描述了当时社会的各种“离奇”故事。后来,外公还专门托人把他参与撰写并珍藏的《王氏史志》转给我,使我对他背后的故事更加好奇。这次回老家,我才总算是终于有机会搬上两个板凳,与外公面对面坐着,磕着瓜子聊聊天。这可能也不算什么“访谈”,我和外公仿佛两个老朋友,仿佛桌上摆着酒,谈谈深刻的皱纹里那些深刻的故事。

外公的手稿:《我的十七岁》.jpg


外公的手稿:《我的十七岁》


外公参与撰写的《王氏史志》.jpg

外公参与撰写的《王氏史志》


我:外公,我看了您的手稿,整整七页纸啊!但我对您年轻时的经历还是只有少少的了解,能否再和我详细说说您年轻时候的经历?


外公:啊……那是一段辛苦的时光哟!你知道的,全国解放后,尽管教育事业迅速发展,但仍是宝塔式的教育机制。我一九五四年由初级小学(只办1-4年级的小学)考入高级小学(5-6年级),是四个学生中录取一个。一九五六年由高级小学考初中,又是五个考生中录取一个。我能幸运地考上一所新开办的乡下初中——兴仁中学已是不错的了。虽然地处偏僻,不在县城,但我在这学校里度过了两年幸福的学习生活,每月交六元钱的伙食费,天天有鱼有肉,到月底还要剩几角钱。也就是说每天生活只用一角多钱。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听起来,肯定不敢相信。老师上课认真,学生学习努力,校园生活充满了幸福和欢乐。


我:唉,那时候建国初期,物质特别匮乏,肯定吃过苦吧?


外公:那当然啊!当时的环境不像现在这么富裕,又是闹饥荒又是闹跃进。我还记得那是一九五八年,由于党和国家领导人错误地估计当时的大好形势,提出了“超英赶美”不切实际的国策,提出极左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旗帜,全民大办钢铁,农村的劳动全都去炼铁厂,只剩妇女及老年人搞农业。我们学校也全部停课,学校开办炼钢车间,其实就是把农村家家户户煮饭的铁锅没收了送炼钢车间用炉子烧成铁水,然后再浇铸成钢锭,冒充学校炼的钢,然后各家各户吃饭就到食堂。大部分的师生分到兴仁公社邓家沟和何家沟两个炼铁厂,给炼铁厂运焦煤、运木炭。我们班师生分到何家沟炼铁厂运木炭,木炭产地在左响寺,我们自带席子和被子到左响寺山上,塆里、屋里都住满了人,我们只能住在屋檐下,屋檐下也住满了,有的只能住在草垛下面。我清楚地记得我住在一个茅厕口的屋檐下,天下雨只有靠着茅厕口睡。后来回想起来,真不知是怎么睡的……有一次半夜里老师把我们叫醒,说是炼铁高炉没了木炭,不然高炉停火造成的损失大得不得了。我们打着火把进山去装木炭,再打着火把下山。我自己打着火把照路,路总是看不清,一脚踩空,掉到岩下。幸运的是,一个树枝挡住了我,同学们用扁担把我拉了上来,不然掉下去就粉身碎骨了。


我:哇!这么惊险啊!当时是不是除了炼钢,您手稿里还提到了一些其他特别离奇的故事,比如“除四害”,真的觉得好荒唐!


外公:那可不是嘛!但我影响最深的还是当时我们除四害时的经历。从那次掉岩事件后,学校就把我从木炭运送队调回了学校,参加了一次更荒唐的灭麻雀活动。据国家机关权威人士统计,麻雀一年吃掉粮食超过十亿斤,所以把麻雀、老鼠、苍蝇和蚊子列为“四害”。有所谓的科学家研究说,只要几小时不让麻雀停下休息,就会将其累死。所以全国规定同时三天灭麻雀运动,这三天每棵树、每笼竹,总之凡是麻雀能歇脚的地方都安排有人,举着竹竿吆喝,不让飞着的麻雀落下休息。天黑了,不停摇树、摇竹不让麻雀落下休息,我也认真执行了这一运动,但三天下来,也不知道麻雀是累死了多少,总之我没有看见一只累死的麻雀。现在的人都知道保护鸟类,维持生态平衡,想起来当时想累死麻雀,是多么荒唐啊!


我:累死麻雀?原来当时还有这种观念啊!这么荒唐的事竟然也会发生。外公,您手稿里还特别写到了历史上的虚报产量的问题,能和我大概说说么?


外公:对啊!说起这点,我前面讲了,大跃进年代,壮劳力都调去炼钢铁了,人民公社成立大食堂,小的一个生产队成立一个食堂,大概百多两百人,大的食堂一个村,甚至几个村,叫“万人食堂”。各家各户的锅都被收缴了;各家各户的木猪圈、木仓、柜子、棺材都拿去做炼钢铁的燃料了;各家各户也用不着存粮食,好像已经没有私有制了。食堂敞开肚子吃饭,你留着粮食也是多余的。干农活全是集体一起干。为了集体社员积极性,农忙时节经常出夜工,打着火把扯秧、挖土。粮食产量层层虚报,处处弄虚作假,当时流行的一句顺口溜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参加麻雀运动后,又参加了一起产量造假活动。就是把成熟的稻谷连根一起搬到兴仁区的水稻试验田,堆放得一点缝也没有,过了几天去收试验田的水稻,产量达到亩产四千斤,再报县里得表扬。结果是小巫见大巫,人民日报刊登了湖南某地亩产十七万斤,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粮食产量!十七万斤稻谷在六十平方面积上要堆多厚,可见当时虚报浮夸到了何等程度。不用说,国家公布当时的钢铁产量达八百万吨也是各地虚报数目累计而成的。当时一九五九年闹饥荒,我没有饿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外公记录的当时关于产量虚报的手稿.jpg

外公记录的当时关于产量虚报的手稿


我:原来外公您年轻时候的经历这么丰富啊!后来听说您开始寻家谱,是什么契机或者原因让您一直坚定去完成它呢?


外公:我记得是一九六三年,那时我二十岁。当时经历了各种社会动荡,社会的沉浮让我觉得没有根。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王姓族人,他和我讲起了我们王姓的族源。因为战争和建国初期社会的动荡,我王姓族谱流失,他希望我带头搜集整理王氏秀云公宗支世族谱。当时的我刚刚参加工作,对于这样的“任务”很是激动,想到自己可以为自己的族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觉得特别有动力。于是我就开始了整理家谱这项工作。当时的想法就是特别简单,我要为王姓族人做一点事,就是整理出一个完整的家谱,没有特别宏大的想法,也没有想到要出书。后来我听人说重庆统景那边是王氏聚集地,我就抱着试探的心态过去看了看,结果当地的王姓族人和我们不是一个支族的。随后几年,我在国内范围内打听了几个王姓聚集地,也想找到一些志同道合、也在整理家谱的友人,但是全都无疾而终。


我:然后呢?


外公:以后的三十余年,我一直在关注家谱方面的事,但没做过太多实质性的工作。毕竟我是一名教师,始终要花心思在自己的学生身上,所以这三十年在家谱方面并没有太多作为。


我:那您是退休以后再开始继续家谱的整理工作吗?


外公:对啊,退休以后,空闲时间也多了,所以才有时间重续整理家史的工作。于是我在一九九八年再次走访了重庆统景,拜访了温泉村原文书记和支部书记,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和我同支的王姓人家。当时真是有些气馁了。


我:连续去那里两次都没有收获吗?


外公:何止两次啊!我在二零零二年又再次前往统景,去到了王姓集中地——兴发和里程两地,但是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啊……

《王氏史志》内容.jpg

《王氏史志》内容

我:那最后您是怎样找到的呢?


外公:最后我回去查了查资料,又第四次去了统景。这一次历尽曲折,终于走运地碰到了失散多年的族人。记得在中途碰到的王翼一家也是我们的族人。他们一家在认祖的过程中碰到了一个地理先生,据他说长寿也在编写王氏族谱。随后我们便赶到长寿,终于在那里找到了我们失散的族人,互相确认了字派,也认了祖宗。这也算是还了年轻时候一个念想吧。


我:在寻找家史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什么外在或内在的阻力?


外公:外在的阻力肯定有啊。多次探访各地,有些被探访的人对我的付出不予理解,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很虚的,不予配合。还有一点就是经济方面的压力,我作为一个老师,当时收入不高。所有外出寻祖的费用都是自己出,这个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压力的。但是当我把编辑好的《王氏史志》给到族人看时,他们还是很激动地,觉得我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让他们感觉到一种血脉相通的感觉,那时才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那您觉得,家史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作用呢?


外公:我觉得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娱乐这么便捷,年轻人很容易沉迷在灯红酒绿里。他们应该像修语文一样,深入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提高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并且也算是给他们留一段根。至于像你这样出国的孩子,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更是尤为重要。因为要记得,中国永远是你的祖国,中国传统文化才是你的根啊!

外公对王氏秀云公宗作序.jpg


外公对王氏秀云公宗作序

我:在寻找家史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什么外在或内在的阻力?


外公:外在的阻力肯定有啊。多次探访各地,有些被探访的人对我的付出不予理解,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很虚的,不予配合。还有一点就是经济方面的压力,我作为一个老师,当时收入不高。所有外出寻祖的费用都是自己出,这个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压力的。但是当我把编辑好的《王氏史志》给到族人看时,他们还是很激动地,觉得我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让他们感觉到一种血脉相通的感觉,那时才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那您觉得,家史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作用呢?


外公:我觉得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娱乐这么便捷,年轻人很容易沉迷在灯红酒绿里。他们应该像修语文一样,深入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提高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并且也算是给他们留一段根。至于像你这样出国的孩子,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更是尤为重要。因为要记得,中国永远是你的祖国,中国传统文化才是你的根啊!

王氏秀云公宗系.jpg


王氏秀云公宗系


后记:外公一生经历各种磨难,从小体弱多病的他历经解放初期各种“运动”,比如大炼钢铁、人民公社、饥荒岁月等,但他依然积极面对生活,各种“运动”都没有磨灭外公好学上进的性格。


沉甸甸的一本书《王氏史志》,多达六百多页。其中一部份凝聚了我外公的心血!家史是一个家族的历史,也是我们一个民族历史的简短缩影,通过家史和家谱的记载,不仅让我们了解了族人的基本世系状况,而且让后人铭记族人的姓氏源流,增进族人之间的情感,同时维系家族亲情。外公只是千千万万发掘并记载家史的一员,但是因为他的付出,让我体会到一个老人对族人渊源的渴望,让我们跟多了解中华的精深文化,他们真真切切的生活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生活的一个缩影。而那些年的动荡和荒唐,也阻挡不了外公寻根的步伐。


来源:微信公众号TheRoots家史计划,百姓家谱已获得发布授权

百姓家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