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斗笠夹缝中藏机密件 智过国民党关卡
华附家史计划 1268 0
2016.10.24 11:29:09


外公是我崇拜的人之一。去年春节回武汉过年,我专门采访了已经84岁高龄的老人,聆听了老人家含着热泪深情并茂地讲述了他的家史。一幅幅画面就像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的外公1933年出生在广东省信宜县平塘镇黄龙乡,在老家上过4年小学。由于爆发内战,14岁的外公就跟着我的太外公和太叔公参加了革命,开始在粤桂边纵队做交通员、卫生员,并于1948年加入解放军。到部队以后,外公向有知识有文化的战友继续学习文化知识。解放后的1951年,外公从华南军区军邮局机要局被派往武汉中南机要局继续做机要交通工作,由于工作出色,1954年被派往华中工学院工农速成中学学习深造直至留校工作。这一辈子他老人家经历了许多的危险、困难和无奈,但在每一个阶段都出色的完成了当时的工作任务。外公高中毕业后被保送到了中南政法学院,但由于外公一直有军人情结,想回部队,因此外公没去中南政法学院报到,而是直接投入到了华中工学院(现大名鼎鼎的华中科技大学)建校的行列之中。由于外公有军人的特质及魄力,校领导要外公留校担任学校的保卫工作,外公放弃了自己回部队的理想留在了学校,一步一个脚印地边学习边工作,并用三十多年的时间建立起了整个学校的安全保卫体系。为了做好学校的安全工作,外公先后到湖北省公安学校刑事侦查班和刑事照相研究班,学习了全套公安刑警要学习的技能,从一点都不懂破案侦查的门外汉,成为在学校周边只要一听到外公的名字就能让那些违法乱纪的人闻风丧胆的破案高手,成为了华中工学院保卫处的第一任处长。记得妈妈跟我说,小时候外公就一直没有和她的儿女们一起过个完整的年三十。外公对工作兢兢业业、廉洁公正。在学校深受领导和群众的爱戴,多次被评为学校的先进工作者,但是外公每次都将这个机会和荣誉让给了其他人。

当兵时的外公.webp.jpg

当兵时的外公

80岁时的外公.webp.jpg

80岁时的外公

在外公讲述的事迹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外公十四五岁当交通员期间,就几次经历过生命危险。其中在递送一次共产党中出了一个叛徒的重要信件,过国民党关卡时被拦截,幸亏当时的信件藏在了带着的斗笠夹缝中,没有被搜出来。如果被搜出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后来外公被调任卫生员之时,见到战友们死的死、伤的伤,自己的叔叔英勇牺牲,内心无比的悲痛,坚持要参加解放军为战友和叔叔报仇。


在动乱的文革期间,外公受到了人生中最残酷的摧残。他被当时的造反派扣上了什么“特务”、“反革命”、“走资派”、“坏头头”等莫须有的罪名,被打得差点没命了,幸亏有懂中医的老外公在身边照料,才保住了性命。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最黑暗的时期,也是让中国落后国外几十年的时期。正是通过外公,我才对中国的这段历史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虽然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外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在平反之后,外公还是一如既往兢兢业业地对待自己的工作。


离休后,外公每年都被老同事推荐继续担任学校老干处离退休的党总支副书记,至今还在为学校老年人工作,组织老年人娱乐生活,为老年人争取应得的福利,代表离退休老人在全校大会上发言,继续发挥着自己一点点的光和热。用外公的话说,就是“共产党人没有离退休”,“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离休后的外公喜爱阅读地理历史书籍,无论是待在家里还是在外旅行,都随身带着一本书。他还热爱摄影、做根雕,是一位非常能接受新鲜事物,同时包容别人的人。


我的外公不仅是工作上是佼佼者,在家庭中也是一位好父亲。听妈妈说,记得小时候物质相当匮乏,没有什么肉吃,外公会经常带着气枪到华工后面的喻家山上打几只麻雀回来,或者晚上到池塘边去捉几只青蛙回来给孩子们解馋,还经常带着孩子们到山上去采蘑菇、挖枯死了的老树根来做根雕。

外公的宝贝根雕001.webp.jpg

外公的宝贝根雕002.webp.jpg

外公的宝贝根雕003.webp.jpg

外公的宝贝根雕

纵观外公一生,跌宕起伏,充满坎坷。但是外公经常对我们说,人一辈子会遇到许多的困难逆境和不公平待遇,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要怕,要直面困难,想办法解决困难,不能轻言放弃。我想这是我在外公身上学到的最好的精神,需要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的精神。


来源:微信公众号TheRoots家史计划,百姓家谱已获得发布授权


百姓家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