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 (22)
百姓家史征文 199 0
2013.07.21 13:50:46
    过不了几天,家里来了两个民兵。看起来和母亲都认识。上门之后也不坐,两人相互望了望,其中一个人说了一通话,说话的语气虽然还算客气,但中间透出极大的威胁。大致的意思是,我母亲的裁缝,是自己在家单干,是资本主义的东西,现在是要搞社会主义,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所以呢,这个裁缝是不能做了,要做,也必须到大队集体去做,不能在家里做。现在呢,我们上门只是通知上级传下来的精神,如果不遵守呢,后面如果被发现,那麻烦就大了。云云。
    民兵上门,与母亲得罪大队干部之间,显然存在着一种因果关系。当时裁缝、篾匠、木匠、瓦匠等等,都算手艺活,或者技术活,大都是自己单干,参加集体的极少。我母亲从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学裁缝,一直是自己单干,都没有人找过麻烦。现在大队民兵找上门,而且是以搞资本主义这样的一顶大帽子来威胁,显然是一种报复了。
    父亲当时不明就里,还想找大队干部理论理论,母亲当然知道背后的问题所在,就不让父亲去找人了。为了避免麻烦,母亲就不在家里做裁缝了,往往是到客户家或者是自己的好姐妹家去做,和大队民兵打起了游击。这样,固然避免了民兵们上门找麻烦,但生意就大不如以前了。
合抱之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