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我的红卫兵生涯 (3)
百姓家史征文 886 0
2013.10.04 16:31:16



    关于浙江“冲军区”事件,就我所见:

    此事起因是当时的与论认为:杭州四中“红卫兵连”连长张进沪要对俞子青美术老师死难的家属负责任,于是“向军区司令张秀龙讨要‘打人凶手’”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控诉“资反路线”大会的主题。

    在控诉大会后,我随造反派人群涌向清波门的浙江省军区,进驻了司令部的部分区域。有那么两三天的紧张对峙。“前线指挥部”主要是“省联总”也包括后来的“红暴”派及赫赫有名的“浙炮”【浙江省“炮打司令部联络站”】。

    在“革命大联合”的声浪中,“四中红旗”成了校园主力,我们“一一三”也集体加入了。在军区大院,我们去食堂里吃了几餐“兵伙食”,有肉有菜饭管饱,挺不错的。

    后来,传达了“中央指示”,内有“浙江省革命造反联合总指挥部最近关于追查黑材料,寻找陈伟达进行批判,要求当局执行军委三点指示,要求当局将高干子弟交出归案法办等等,所进行的群众斗争是革命行动,中央予以支持。。。由于上述斗争不仅为浙江党政军当局所压制,而且引起多次群众斗群众恶例,特别是一月廿日事件,又在中央、军委上述的决定发表之后,更加不能容许,这样激动革命造反联合指挥部所属群众,先后进驻军区大院、礼堂,其责任应完全由浙江省委,部分由军区某些领导人来负。”等词语。最后有“中央希望浙江革命造反联合总部所属群众在中央这一决定传达后,主动离开军区大院、礼堂。”

    如此,数天后“省联总”派就撤离军区了。因杭州四中而起的事件至此不了了之。

    在我看来,“复课闹革命”把红卫兵招回校园,虽说还有过打派仗,搞武斗等余波,但杭州的红卫兵运动也基本上进入了“尾声”。 我也和全国绝大多数“红卫兵”一样,结束了“经风雨见世面”的闯荡生涯。

    那年,若干只红袖章被裁缝老爸拼制成了两条游泳裤,我穿着它“到江河湖海游泳去”。

    【2013年9月15日~10月1日草成】




百姓家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