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灭门案
百姓家史征文 759 0
2014.09.05 16:07:37


    大兴灭门案 节选自小说《东风烈》 (文革演义)

    1

    三司算是百万红基一个分站。从基层抽调砍杀能手时,也有一些学生小伙子入选。古博中学的吴瑞金以其残忍嗜杀闻名,也编入雄狮突击队砍杀班中。虽然刚刚十八岁,原就长得结实,又被雄狮食堂上等的伙食养得圆滚滚的,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一个大汉了。此时吴瑞金就随砍杀二班在山上与师院二司总部大楼对峙。他刚刚分配到一把AK47步枪,崭新的,爱不释手把玩着。往大楼窗口打了一梭子,感觉很强劲。但看不到人,不过瘾。就往山下开阔地带扫瞄,希望有一个人,甚至一条狗也行,让他试打一下。

    然而战乱时期,连猫狗也躲得远远的。吴瑞金瞄了半天,没见人,动物也不见一只。不禁失望,立起来带着枪烦躁地到背面山坡,那里他的一些战友在树下休息,谈天或打牌。吴瑞金走了个来回,觉得身体里储存的能量太多,有劲没处使。

    沿学院围墙根往西,与鬼子山连接处,是一溜自建平房,叫小旯旮村,住着十几户人家。其中一家姓蔡。父母,两儿子。母林淑芳,三十多岁,每天从围墙一扇小门进入学院食堂做工。父蔡岭,在重型机床厂做,是个飞鸽牌合同工。儿子蔡大海、蔡小海,十三岁、九岁。一家四口过着温饱的生活。家庭成份属红五类,在这个社会可以粗喉咙说话。文化大革命干起来,蔡岭参加的是厂里的“红旗飘毛泽东思想捍卫队”,属百万红基重机厂兵团。蔡大海参加了学校的遵义红卫兵,属三司。算起来,父子俩都在百万红基中。只林淑芳和小海没参加什么。

    百万红基在鬼子山上构筑工事,与二司总部大楼对射,小旯旮村就置身于危险区域之内。大楼倒是射不到这里,鬼子山上的枪则说不定,万一瞄偏了,子弹是会飞向这溜平房的。况且形势还不知会怎样发展。炮火连天刀光剑影,肉搏巷战,都是可能的。杀红了眼,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孩子有时又会乱跑,万一山上的人看到了,手痒,当成兔子打,那可怎么好?林淑芳就胆战心惊的。虽说孩子他爹以及大海,也是百万红基的人,与山上拿枪的红基叔叔是一家人,但子弹是不认得自家人的。

    蔡岭是百万红基积极分子,在市内巡逻,两天没回家了。林淑芳就自作主张,决定将孩子转移去舅舅家。她收拾了一包衣服,一提兜日用品。家里两只母鸡也带上。她怕兵荒马乱的,母鸡给山上的红基叔叔捉去当下酒菜。带去舅舅家可以下蛋给孩子吃。特地换上白衣服,表示自己不是战斗人员。打点好,带着大海小海出发。

    路有两条,一条是沿围墙根的小路走向学院大门前的那条马路,在那里上公共汽车。那比较便捷,但穿过对射区,危险。另一条是从鬼子山的背后走,也即非对峙的那一面。山下有一条小路,兜一个大圈子去乘车。走的路远,但安全。林淑芳就选择了后一条路线。

    吴瑞金提着AK47林子里转悠了一会儿,在打牌的战友们旁边停下来。看了一会儿牌,不大有兴趣。转过身来就见到山下小路上走着三个人,不由自主举枪瞄。身边一个战友说道:“干什么?不要乱打枪啊,那是普通群众!”

    “瞄瞄看,好玩!”瑞金说,继续瞄。

    另一战友看到他那手指压在扳机上的认真劲,忙说:“不要瞄!当心走火!”

    然而已经“走火”了,吴瑞金抑止不住内心的冲动,不管三七二十一扣了再说。嘭的一声很响。又一响。战友说:“打着了,打着了!不得了!”打牌的人暂停,爬起来看。有一位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下说:“打着了!好像是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把望远镜递给其它人,同时将吴瑞金的枪夺过来。

    林淑芳将一切忧愁悲苦都凝聚在临死的眼睛里,那表情好像是在问:“我的孩子怎么办?我的孩子怎么办?”

    第二枪是打在绑母鸡的绳子上。一只鸡飞走了,另一只伤了脚,一拐一拐的逃跑。

    大海脱下衣服,企图堵住母亲涌流出来的血。九岁的小海脸刷白,动不了,也哭不出。大海将母亲挪到一条干涸的长满青草的沟里,又回去拖弟弟,企图躲避枪子的后续袭击。到了沟里,小海这才哇的失声大哭起来。

    蔡岭在百万红基重机厂兵团值了两个班,回家。准备休息三天。门锁着,开进去,看了桌上的纸条,才知道母子仨去舅舅家了。开始给自己弄饭,就听大海小海哭声。两孩进门,哭得回答不出问题。

    “妈妈呢?”蔡岭问。

    小海嘶哑着,指门外。蔡岭就走出去寻找。大海抢到他面前带路,走向妈躺着的草沟。

    蔡岭一摸,已经发硬了!他自己也震惊得全身发硬。知道不用抢救,遂观察了一番前后左右,判定子弹来自本方阵地,遂斜举右手向山上走去。他们百万红基有个约定暗号:是自己人时斜举右手掌。他教孩子也斜举右手掌,一起向山上走去。

    山上一班人神情沉重地站立等着他们,挤在一起,像一组群雕。吴瑞金不在其中,躲起来了。蔡岭眼睛冒血,一个个看过去,带哭问:“谁干的?谁开的枪?”

    没有人回答。蔡岭对着最后一个人,一巴掌就掴上去。那人嘴巴冒出血来,却没动,只茫然望着前方。这时蔡岭发现一个认识的人:李辉。不由分说上去一把揪住,也掴了一巴掌:“说,李辉!哪个干的?”

    李辉说:“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评弹:

    阶级斗争掀巨浪,神州处处起狼烟。

    护儿慈母欲逃险,人算不如听命天!

    『家史小贴士』
    ⊙发表家史文章请注明【百姓家史】
    ⊙『请点击阅读更多百姓家史文章』
    ⊙『敬请关注百姓家史微博』

林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