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雕传承人何世良:青砖精雕琢惊艳老时光
非遗传承人 1364 0
2016.11.04 09:28:44
到过广州宝墨园的人,肯定看过该园镇园之宝、巨型砖雕彩壁《吐艳和鸣壁》,这是游客游园必到之处,也曾获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

这幅精雕细刻、气势恢宏的作品,就是出自何世良之手。那时,他年仅28岁。几年之后,他打破自己的纪录,新作东莞粤晖园巨型砖雕《百蝠晖春》再获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中国最大砖雕”称号。

何世良砖雕作品《六国封相》.jpg

其人
何世良
1970年2月生,中专学历,省级非物遗项目砖雕传承人,今年成功入选广东首届传统建筑名匠。自小深受沙湾古建筑艺术熏陶,1986年初中毕业后进入木雕厂当学徒,师从木雕大师胡枝,学习广式家具雕刻和设计,通过师傅胡枝掌握了传统雕刻的基本技术。后广泛考察和搜集珠三角、江南、北方等地的砖雕作品,进行临摹和研究,融各家之长。以宝墨园镇园之宝巨型砖雕彩壁《吐艳和鸣壁》成名,东莞粤晖园砖雕《百蝠晖春》是其技法成熟之作,后者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评为中国最大砖雕。

dcga120414_b.jpg

何世良砖雕作品《六国封相》,去年获得国家级民间文艺大奖“山花奖”。受访者供图

dcga120415_b.jpg

出生于广州沙湾的何世良,把工厂和工作室也设在了沙湾。两层的简朴厂房,一楼是木雕工厂,二楼一部分是砖雕工作室,另一部分是他的工作室。

工作室很有质感,在钢筋水泥房里辟出了一个木质书房,木制牌匾上的“何世良工作室”几个字出自著名雕塑家潘鹤之手。
古色古香的外厅,摆放着大型砖雕座屏《岭南佳果》,还有些荷花砖雕小摆件,均是何世良亲手打造的精品。里厅还摆放着他画的国画,他谦虚地笑称都是涂鸦之作。工作室除了仿古木窗,还用了多彩的满洲窗,满洲窗下放了盏简约的现代钓鱼灯。
这很何世良,既传统又现代。
4 6岁的他,已是省级非物遗项目传承人了。广东省级和国家级非物遗传承人中不少人是上了年纪的大师,他属于年轻力量。他说,自己的砖雕作品在传统技艺风格基础上,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比如写实、国画构图,还运用了木雕、玉雕等技法,作品既有传统性又有当代性。
他的工作室倒是整洁古朴,可是一下到工厂走一圈,他必定是满身尘土地回来。他的工作室里的砖雕摆件看起来沉静精美,实际上,砖雕却是个苦力活。在他的工厂里,砖雕手艺人往往戴着口罩,粉尘飞扬中,他们用刀慢慢雕出一朵朵精美花纹。
看过岭南砖雕的人说,砖雕仿如一幅幅题材多变的画,青砖黛瓦,叫人难忘,让人重拾一段段惊艳的老时光。
初起步学木雕
出生于沙湾的何世良,并不是砖雕世家出身,“因为出生于古镇,环境熏陶,从小对古建筑感兴趣,喜欢美术”,他说。
1984年广府宗祠留耕堂修复工程开始时,上初中的何世良一放学便跑去看师傅们做砖雕、木雕等修复工艺,“几乎天天去”。
初中毕业后,由于家里经济困难,父亲希望何世良去做机械工,可他并不愿意,“刚好红木厂找学徒,我对木雕感兴趣,就进去学雕刻。”
不想3个月学徒期结束后,何世良赚的钱比老爸还多,一个月有两三百元工资,“当时很自豪啊,我爸才100多元一个月,我是他工资的三倍”,他用行动向家人证明了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本是收入这么好的一份差事,半年后,何世良偶然听到隔壁厂要找人到广州白云区学精细雕刻,他放弃了原来这份工,“我想去学更多的雕刻知识”。
拿着低几倍的工资,何世良又一次当起了学徒,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同行也说,“最怕当学徒了,工资低又累,你刚当完又当,图什么?”
他图什么?图的是开眼界,“去到广州才发现木雕的新天地”。
偷师名匠胡枝
又当了学徒的何世良,师从广式家具木雕工艺大师胡枝,潜心苦学四载,系统地掌握了广式家具木雕工艺的制作和设计。何世良说,“胡枝当时是广州木雕厂的总设计师,是我当时跟随的师傅的父亲,属于师公辈。但胡枝对我的指导最多,最让我难忘”。
胡枝一家世代土生土长于广州白云区大岭村,是广作木雕世家。清代以来,大岭村人就有从事木雕的传统。在今天的广州海珠广场、白天鹅宾馆和陈家祠等地,仍能看到胡枝的作品。上世纪60年代,北京人民大会堂广东厅的屏风,胡枝也参与了制作。
那时,何世良白天学雕刻,晚上偷偷临摹胡枝的设计图纸,有时学画到凌晨一两点。后来被胡枝发现了,“本以为他会很生气,因为图纸是设计师的命脉,最忌讳人家抄,行规是不允许的。没想到,他不但没责怪我,还觉得我画得有天分,亲自教我画雕刻图纸。”
至今,何世良还记得恩师胡枝的一句话,“艺术就是要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才能成为纯粹的工匠,而不是机械化的工人”。
半路出道砖雕由于技术精湛,不到23岁的何世良,被岭南木雕厂聘用为设计和管理,“那时候是1994、1995年,我白天上班,晚上炒更帮人画图,每个月收入已经有两三千元,人家才几百元。”
但何世良并不满足于此,开始自己出来做木雕工程。广州宝墨园重建,何世良参与了木雕工程。这时候,宝墨园也在急着找砖雕师傅,看了何世良心血来潮做的两幅砖雕作品后,也请他一试,“最早请的是几位浙江的砖雕师。开工后,效果不好,让人想起江南水乡。他们希望本土味更浓的东西,有岭南建筑风格的东西”。
宝墨园位于广州番禺沙湾镇紫坭村,始建于清朝末年,占地五亩,早年因破“四旧”,其中文物毁于一旦。宝墨园于1995年重建,历时八载,重建经过四期建设,园面积扩至168亩(约10万平方米),集清官文化、岭南古建筑、岭南园林艺术、珠三角水乡特色于一体。作为岭南建筑装饰特色之一,砖雕自然也是宝墨园一大特色。
不想两幅兴趣之作,让濒临失传的岭南砖雕界杀出位“奇才”。当时,宝墨园让何世良的团队承担巨型砖雕影壁《吐艳和鸣壁》的制作,这一雕便是整整三年。
完成后的《吐艳和鸣壁》长达22 .38米,高5 .83米,厚1 .08米,前后两面总面积260 .96平方米,雕刻工序和手法极其复杂。该作品全面展示了圆雕、透雕、浮雕以及难度极高的挂线雕等砖雕工艺技法,共雕有600多只鸟,100多种花草树木,壁背面更雕有王羲之的《兰亭序》。该作品2002年一举获得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
出道砖雕的第一件作品就一鸣惊人,何世良说,“感情最深的就是宝墨园这件作品了,虽然当时技术上还不成熟。”
当时砖雕技术濒临失传,何世良找不到师傅,这门手艺实际上是何世良在木雕的基础上,自己摸索出来的。那时候,何世良常常背着一部相机,到处找老房子,学习古建筑上的砖雕,发现有特色的砖雕就拍下來,带回家慢慢研究。在砖雕复兴路上,何世良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融会方能贯通
何世良说,砖雕使用的青砖很脆,一用力就容易崩。有些砖头里有空洞,从外面看不到暗裂纹,虽然选砖时已经很仔细,但可能还是避免不了。有时一件作品快雕完时,发现青砖崩坏了,又得重头来过。
但这些都难不倒他,“曾有人让我修复青砖上的花鸟,我在损坏的基础上,再复原了它。”
砖雕要如何才能显得精美?何世良介绍,要选密集图案,雕得深才能显得精美。其实细看何世良的石雕作品,你会发现,即使小如一颗荔枝,也是精雕细硺,细到每颗荔枝皮上的每个突起的小刺,都栩栩如生。
何世良说,每种材质在他心中是一样的。在砖雕里,他吸收了木雕、玉雕、牙雕的技法。他以新作砖雕座屏《岭南佳果》举例,边框是传统手法,香蕉的叶脉也是传统手法,荔枝雕刻则用了写实。这幅作品他运用了国画构图,也追求工艺味道。
老技艺寻新路
虽然有人说,何世良一出手就是“大活”,但不可否认,砖雕的市场越来越小。广州现存砖雕作品主要分布在番禺区。早在汉初,古南越王宫御苑中(现广州市中山四路)便已出现了砖雕雏形———刻有花纹的汉砖。明清时期,广州砖雕已在祠堂、庙宇和民居中广泛采用,并形成了独特风格。民国以后,随着现代建筑的兴起,砖雕装饰已日渐式微。
如今,除了砖雕,何世良也做木雕和红木家具揾食。
对于未来,何世良说自己有几个愿望,首先是巩固传统岭南砖雕技艺,把砖雕技艺继续传承下去。还有就是将传统与现代结合,创作出更多有个人风格的砖雕新作品。他现在已经有100多位徒弟。
砖雕这门传统技艺如何更贴近现代人的生活?何世良说,由于现在建筑上运用砖雕技艺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砖雕就被做成了工艺品,比如小摆件和座屏。他指着工作室里的大型砖雕座屏《岭南佳果》说,接下来他会做一系列这个题材的座屏,把砖雕作品做成装置艺术。在传统技艺的基础上求新,比如加入写实手法,加入国画构图,同时运用木雕、玉雕等技法,让作品既有传统性又吸引当代人的目光。
砖雕大多安静素雅,但何世良的身上,除了恬静,更多的是活跃。他以自己的创新和活力,为现代砖雕寻找着新的出路。
得意之作
东莞粤晖园《百蝠晖春》
何世良迄今最为得意的作品是位于东莞粤晖园的《百蝠晖春》(上图),这幅砖雕有着广式砖雕的传统特色,每一个图案都十分精细,“这个作品技术上比较成熟了”。《百蝠晖春》现在已经是粤晖园风景区的标志性景点之一。
何世良介绍,“这个作品2003年下半年开始设计,2004年动工,做了两年多,工作量十分大。”《百蝠晖春》壁照高11 .109米,长50 .845米,宽5 .371米,由160万块老青砖雕刻组成,打破了之前其《吐艳和鸣壁》保持的纪录,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评为中国最大的砖雕,并被列入吉尼斯大全。
在创作该作品时,因为雕幅面积巨大,为了克服平板的弊端,增强立体感,让雕体“突”出来,何世良团队先把整个雕体分成很多砖块,分别镂刻,再将每个小块粘贴成一幅完整的作品,可谓精雕细硺。该项工程从设计到完成,共有约100名工匠参与了创作。
《百蝠晖春》以岭南传统砖雕技法,表现的是“福”文化。该砖雕由“福”、“禄”、“寿”三部分组成,中间以“福”为宗,左右分别以“禄”、“寿”为旨,以“福”统率全壁。主体居中是一只展翅高翔的巨蝠王。另有四只略小巨蝠盘旋于蝠王左右。五蝠呈拱形分布,互相顾盼,寓意“福星拱照”、“五福临门”。
存档广州砖雕为何被称为“挂丝砖雕”
广州砖雕是富有珠三角水乡建筑特色的墙体装饰艺术,主要分布于广州、珠三角一带的广府地区。秦末汉初南越国宫署遗址(位于今广州中山四路)出土的熊纹空心汉砖,见证了广州砖雕的久远历史。明清时期,广州砖雕已在祠堂、庙宇和民居中广泛采用,并形成了独特风格。民国以后,随着现代建筑的兴起,砖雕装饰日渐式微。
传统广州砖雕多用于装饰门楣、探头和据墙等,在山墙上壁、大门两侧壁面、门楼、门檐等处,或独立存在,或与彩绘、灰塑、陶塑等装饰一处,交相辉映。其表现题材有各类人物、花鸟鱼兽、山水楼台、几架炉瓶、书法纹样等,尤喜表现寓意吉祥兴旺的繁花似锦、龙凤呈祥、天仙献瑞等内容,以及从古代小说、传统戏曲与木鱼书中截取的能显示盛世景象的人物故事片断。
广州砖雕以用于建筑并烧制好的上等青砖为材料,用刀刻工艺制作,所用工具为打坯刀和修光刀两种,修光刀又包括大单刀、小单刀、大圆刀、中圆刀、小圆刀、斜口刀等,制作程序为设计图绘制、打坯、收光、编号、拼接、粘合、细修等。其中的打坯即进行实体雕刻是关键环节,需运用劈、凿、削、刮、挖、钻、镂等多种刀法,以完成各种造型;而收光则最具特色,是对造型的细部作精雕细刻的修整收细,以致所刻物象的细微之处,均显得纤细如丝,远观如缕缕轻丝垂挂于砖雕之上。广州砖雕也因此特有刀功而被称为“挂丝砖雕”。刻雕技法主要有浮雕、高浮雕、透雕、圆雕等种类,把几种技法融于一体构成巨幅组合砖雕,为广州砖雕所擅长。
一些古宗祠、书院、仙馆,尚存纵横数尺,需几十块乃至数百块刻雕了各种人物、动物、花卉的青砖组合镶嵌而成的巨幅砖雕,有的已有上百年历史。
策划:王海军 李艳 陈实 统筹:许晓蕾 胡群芳 陈养凯 出品:南方都市报朋友圈新闻工作室主持:胡群芳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许晓蕾(除署名外)


百姓家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