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江黄氏世宦祠:576年老建筑雕花石刻仍在
我的家族记忆 894 0
2016.12.13 10:02:14


一座建筑,建设已有576年,数百年风雨,数十代子嗣繁衍,保留至今,它都经历了些什么?本期蓬江之最,关注最老的文物建筑。

广东江门蓬江最老的文物建筑在哪?南都记者从蓬江区文化广电体育局了解到,根据已有记载和统计,始建年份最早的建筑乃是位于杜阮镇龙榜村龙聚里的黄氏世宦祠,这座祠堂始建于明正统五年(1440年),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重建,新中国成立后曾用作龙榜小学校舍。

由于风雨腐蚀,再加上改建破坏,最初的建筑原样保存下来的已很少,576年前的她,或只能从史书、族谱上以及仅存的雕刻装饰上,感受一二。

黄氏世宦祠.jpg

黄氏世宦祠

雕刻装饰显示了建筑的古老。.jpg

雕刻装饰显示了建筑的古老。

曾当学校用,至今仍摆放着课桌。.jpg

曾当学校用,至今仍摆放着课桌。


蓬江之最

●最古老建筑:黄氏世宦祠

●年代:建于1440年,至今576年。

●地址:位于杜阮镇龙榜村龙聚里


蓬江最古老的建筑

12月12日上午11时许,南都记者来到位于杜阮镇龙榜小学附近的黄氏世宦祠。祠堂尚未开门,门口一侧显眼位置向来人告知了这座祠堂的历史和现状:黄氏世宦祠,始建于明正统五年(1440年),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重建,坐西北向东南,原为三路三进,现仅存前座的门厅、两侧青云巷口、左侧厢房等部分建筑,中座、后座已改建为现代校舍建筑。

“世宦祠”三个大字写在门口显眼位置,一眼就能看见。“我们村都是姓黄的,世宦祠是明代建的,后来村里来了其他姓氏的人,我们才开始称祠堂是黄氏世宦祠。”出生在龙榜村的杜阮文体服务中心主任黄乃乾告诉记者。

江门市民俗研究专家林福杰介绍,杜阮黄氏族谱写道,世祖进可,字日新,号东轩,元代人,在龙榜开基。进可裔十五世孙黄公辅,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进士,官至都御史。“明朝建祖祠比较少,不是大官大宦不能建的,都御史,合乎建祖祠条件。”林福杰指出,根据目前查证族谱并加以考证,杜阮黄氏世宦祠,建成年份应该在万历年间。

村里许多人曾在这上学

细看这间祠堂,顶部结构依稀可见当年的精美工艺。市文广新局组织对古建筑的调研指出,黄氏世宦祠前座的门厅建筑前檐饰以8攒斗拱,显示其较高的建筑等级。梁枋、驼峰饰通花雕刻,雀替以龙纹装饰,建筑工艺精细。两侧青云巷口屋脊饰有花鸟图案的灰塑,大理石石刻“跄济”、“肃维”等巷名。这样的精美建筑,对于研究江门地区宗族制度、祠堂建筑有重要意义。

南都记者从“肃维”巷往里走,前厅里摆放有乒乓球台、麻将桌。“这里现在是活动中心,村里的老人偶尔来打打麻将、唱唱戏。”黄乃乾表示。而继续往里走,已改建的后座风格略有不同,里面摆放有许多课桌,课桌上还有少许灰尘,已有多时未使用。后座外墙上,还刻有毛泽东题词的“向雷锋同志学习”七个字以及雷锋的头像,具有很浓厚的上个世纪小学学堂风格。

“我就在这里读小学,读初中。以前小学只有五年级,初中只有两个年级。”黄乃乾表示。今年51岁的他,称祠堂陪伴了村里许多人的成长。“从新中国成立后开始就是学校,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在旁边建了个新小学,这里才没有使用。”

现在仍是活动中心

黄乃乾的印象里,祠堂的外观一直没什么改变,但在“文革”那几年,祠堂还是遭受了不少破坏。“建了几百年了,最初的样子很多都被破坏了,一些摆设、雕花都被砸掉了。”与此同时,由于历史悠久,长期受自然界风雨腐蚀,缺乏维护,祠堂表面受到一定影响。

1995年,新会市(2002年新会撤市设区,杜阮在1995年属于新会)政府公布祠堂(前座)为新会市文物保护单位。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门口牌匾上,江门市政府也在2003年7月公布其为江门市文物保护单位。

现在,这里是老人活动中心,老人家们不定期地在这里麻将娱乐。在“肃维”巷进入,紧挨着祠堂建设了一个康园中心,龙榜村残疾人就业、康复,康园中心提供专门的服务。

祠堂前面是个历史悠久的篮球场,村里举办活动,重阳敬老,这里就是活动中心。“祠堂差不过就是村里的中心了,有什么活动都在这里举行。”黄乃乾表示。

我与蓬江

建业街的味道是餐馆的飘香

2012年,我扛着三大包行李,来到了江门,租住在蓬江区建业街。

建业街、快餐店、办公室,三点一线,我在陌生的城市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建业街亦成了我来到江门后最熟悉的街道。

建业街外不远处,有个快餐店,装修简单干净,服务员都是年轻漂亮的姑娘,每天都穿着红色细格子衫,时尚大方,笑容满面。每次进去,都有不同的歌曲,舒缓又欢快。只是,电视上永远是广东频道,一直未改。

餐厅饭菜风格涉猎很广,粤菜、川菜、湘菜……没有厨师做不到的,只有顾客想不到的。然而,很快,我还是将餐牌上的饭、面、粉都吃了一遍。不过,我依旧没有“剥夺”它作为我第一食堂的权利,除了我喜爱的服务员一直有笑脸之外,还有他们风雨不改的外卖送餐态度以及晚上11点才关门的经营策略。

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常没时间晚饭,亦或很晚才下班。实在饿了,点了外卖,他们基本都在半个小时内送到,风雨不改。又或者,晚上十点从办公室走出来,我也能见到买单的那位姑娘,低头玩着手机,待我走进去,笑着跟我说:吃什么?

我喜欢跟我时间契合的一切餐厅和商店。快餐店对面有一家连锁士多,24小时营业。白天是老板娘看店,晚上则是老板看着,老板胖胖的,总是笑,像弥勒佛。每晚下班,我都习惯走进去,买点小零食,有时是饮料泡面,有时只是一个五毛钱的口香糖。老板总会问:“这么晚,你老板给你多少钱一天啊?”说完自己又哈哈大笑。

建业街里我住的楼下有一家咖啡店,由几位年轻人一起出资经营。咖啡店里的面条难吃,但是我也还是经常光顾,因为营业时间太合我意,有时带着电脑坐在里面就是几个小时,年轻的服务员总是很耐心地为我加水,也不催我赶紧走。

建业街路口经常有摩托车师傅在那里等客人,早上出发时我见到那几位,晚上回家时依旧见到。对于经常晚上下班的我,他们也很是熟悉,常常朝我露个笑容,也习惯性地问一句:“要不要坐车走啊?”而我,也一直是摇头。

由于商铺少,建业街一直都是很安静的,只有在双十一、双十二这些特殊节日的时候。因为蓬江区民政局在这里办公,一到节日,登记结婚的年轻人就排起了长队,对于喜好安静的我而言,这几日总是过得异常的难受,实在是有点吵。不过姻缘成了乃是好事,我这些小情绪,只能说有点矫情。

楼下是个单位,单位的保安大叔,一直住在这里,他也成了我这三年见面最多的人。

父母总是担心我下班太晚,路上不安全。建业街路灯有点黑,住了几年,经常一个人走,没遇见过危险。

本版统筹:曾育军摄影:南都记者蒋臻采写:南都记者蒋臻通讯员黄智军梁永超


百姓家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