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芬油画村:家是一幅永远画不完的画
我的家族记忆 1377 0
2017.01.12 09:53:26

深圳龙岗大芬油画村里,有一个恬静的四合院:靠街面是中式风格的画廊,穿过画廊,进入院子,里面摆着茶几和几张藤椅,旁边一个小小的池塘里是涓涓细流。置身于这样幽静的环境,让人感觉一下子从繁忙紧张的生活中解脱了出来。在布吉大芬油画村老围47号,这个被众多画家称为“四合院”的院子里,女主人朱红一边喝着大红袍,一边向记者讲述她和丈夫在大芬油画村打拼的故事。

朱红一家.jpg

●所在社区:深圳龙岗大芬社区●家风家训:幸福家庭最重要
夫唱妇随走出创业路
“结婚的时候,陈老师(朱红称丈夫陈求之为”陈老师“)家里很穷,穿的是旧衣服,嫁妆也是我娘家雇车给送过去的!婚礼真是够寒酸。”回忆起当年,朱红记忆犹新。朱红说自己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嫁给了教美术的陈求之,“就是看中了他画画的才气”。
朱红成家后,看着女儿破破烂烂的房子,朱红的爸爸盘算着给她买套房子,可是碍于女婿的面子一直没有做。朱红第一个女儿出生后,朱红的爸爸决定出钱给朱红一家买一套房子。房子有了却没钱装修,陈求之感到很大的压力,便离开安徽南下打拼。此后,朱红也决定到深圳找丈夫,“我跟我爸说,要到深圳找老公,有了我的支持他就会更行”。1993年朱红来到深圳,在一个破铁皮房里找到了陈求之。看到丈夫如此落魄,没有任何犹豫,朱红决定留下来帮助丈夫,一起创业。
从住铁皮房到资产数千万
陈求之曾师从画家陈立先生,是最早来到大芬油画村的画家之一,到了深圳后他每天不知疲倦地临摹世界名画,然而画始终没有卖出去。没有钱租房子,朱红和丈夫搬进了一个不足十平米的铁皮房。朱红从老家带来的钱,很快就花完了,丈夫的画依然无人问津。
被逼无奈,朱红决定帮丈夫卖画。“做生意方面我可能比较积极,哪里有老板收画我就去哪里,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就是生病了,也要硬撑着去卖画。”朱红尝试着拿丈夫临摹的油画到处排队等候画商收购,没想到居然卖得不错。
就这样,朱红和丈夫陈求之从在大芬村开办一间面积仅三四平米的小画廊开始,经过短短数年时间,分别在北京、上海等地开办了多家画廊,高峰时期,全国签约画家一百多名,其中不乏作品售价超过十万元的画家。
一个画家一生能画多少幅画?几百幅,几千幅,甚至可能上万幅。陈求之二十年间画下了数万幅作品,可是唯独一幅油画,他画了数年,还一直画不完。什么画这么难画?画中的年轻女子正是妻子朱红。对陈求之来说,家是一幅永远画不完的画。
在陈求之的画室里,挂着很多记录一家人幸福的油画。这些油画不断为外国画商所看好,可是任凭对方出多高的价钱,他们是一幅也不卖。陈求之总想给妻子画一幅画,却总下不了决心。在他看来,二十多年的感情怎能用一幅画表达清楚?
朱红说,虽然如今拥有数千万元资产,但在他们一家看来,家庭幸福最重要。
作者:陈荣梅 陈文才
来源:南方都市报


百姓家谱